我的血液一点一点凝固,
结了冰,
变成一棵埋在人的躯壳与血肉里的
枝干冰冷通红的树。
带着新鲜的腥气。

底特律到手了
康纳舔血徽章也到手了
最后一张是 @XM.9 修过的海螺
我们都非常喜欢

PS4是没有的,只能借我哥的,只能等过年或等找到兼职后买二手的(穷鬼的凝视

而今早又突然听到表哥的阿婆去世的消息
那个会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很好的阿婆

【翻译】同人界粉丝圈:一则值得警醒的故事

一只句号:

感谢ao3


Luinnil:



YIHE陳:





原文



随缘的备份。



-






大约七年前,也就是2007年5月29日,上百名在LiveJournal拥有账号的粉丝们一早起...

回忆之旅
可以在Tap上下载
配乐非常棒,故事也很好,意境上乘。游戏很简单,可是非常用心。
田野,火车,汽船,大海,暴雨,阴沉沉的天,还有思念的红发爱人。

生离死别之后,时间就像林中的薄雾。

我开始感到焦虑,这份焦虑来自任何地方,任何人与事物。哪怕是路上相逢的人面,也有极其可怖可惧之处。我看见有人谈论米兰昆德拉,我对他说,您可拉倒吧。我开始忘记了我们的名字,记忆就像梦境一般淡褪了,沉重与思索穿透物质,摔在我主观概念的地面上,碎成了玻璃或石块。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们又接着穿透物质,被引力拉到了炽热的密度极高的地心去了,它们既是横波也是纵波,它们需要保证自己按我想象的匀速掉到地心去。我不可避免地开始想象着它们穿过地心,然后掉到地球的另一端去。可是,我自己说,没有任何力,任何理由能让它们自己穿过地心,掉到地球的另一头,如果它不受力,它应该随机地往上飘,或者沉甸甸地留在我的脑子里,而...

一年多以前事实上我没有从任何地方看见过“阶级固化”这个词,可我当时又那么自然而然地把它写出来了。
直到现在。

给鱼子酱太太写信写着写着就开始画了起来。
大概我只会画一些画风鬼畜的东西吧……
曾在便利贴上画过很多……嗯,抽象派。
线条和色块组成的纷繁复杂的画面。
通常是红色与黑色。
密密麻麻的线条挨在一起,构成魔鬼皮肤的纹路和它的眼睛。
然后——是的,它变成这样了!
这意味着我好多了吗?
我不确定。
我们仿佛糊成了一团。

怀念一波上个月的耶加蜜果
冰萃好喝到怀疑自己是神(闭嘴你很一般都是豆子好
怀念一波上星期的冰拿铁
Espresso的萃取和鲜奶的融合好到怀疑是不是鱼子酱太太的味觉出了问题
什么你说我真可怜现在没有好豆子了?
哈哈哈哈我预订了最后一批的柏林娜庄园的瑰夏!瑰!夏!
虽然贫穷让我只喝的起五十克……
但是它真好喝……
像阳光下的原野,和吁吁吹拂过欧石楠的风。
还有沉默的白色土地。
柠檬,柑橘,石榴,奶油,和泉水甜。
上次水洗科契尔杯测的味道挺惊艳的……
浅烘云南斑马……
打住!打住!要穷了!

突然发现冷落了lofter好久啊……
可是新自由主义在票圈写了……
像亚历山大鹦鹉的鹦子桃在空间写了……
我的lofter大概就是常年冷清用来看文和悖论和理性之道的吧【沉思】
emmm为表清白我是不是该高喊“敌人的大门是罗琳”和“能够被罗琳毁灭的都该被罗琳毁灭”?
或者“血祭血神,颅献颅座”?
或者“为了克苏鲁的荣耀”?
或者“永别了列维纳斯”?
不对最后一个什么鬼,列维纳斯才教会我永恒是什么,熵增定律就对后现象学发出嘲笑?
大爆炸你好大爆炸再见如果你再没有办法把自己塞进量子力学里面我就要放弃你跑去相信宇宙是一块冰化成的水而水之外就是不可观测宇宙了啊喂。
奥卡姆剃刀剃不掉你,这不妨碍我信别的理论比如量子贝叶斯。
虽...

明明在梦里……我已经过完了这一天?

我也许把我的勇气找回来了。

祝我们生日快乐。

1 / 10

© 听海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