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我有点想念我自己了。

明明在梦里……我已经过完了这一天?

我也许把我的勇气找回来了。

祝我们生日快乐。

“五点二十分过了。”
“那也没关系,亲爱的。”
“今晚吃什么?”
“吃你喜欢吃的。”
“嗯。”
“亲爱的?”
“嗯?”
  劳瑞林注视着他,觉得自己和泰尔佩瑞安共用的那颗心脏被什么又酸又甜的液体涨满了。
“我爱你。”
“……”泰尔佩瑞安按住那颗涨得有些疼痛的心脏,“控制好你的情绪,劳瑞林。”
  劳瑞林委屈地眨了眨眼。
“我知道。”泰尔佩瑞安说,他冷静地按住那颗心脏,让它的搏动平稳下来。
“我很抱歉,亲爱的……”
“我也是。”
“???…………!!!!!!!”
  泰尔佩瑞安有点后悔,因为他们共用的那颗心脏差点炸成烟花,这让他很不好受。
  他选择把情人敲晕。
  ……嗯?心脏...

【福华】大地上的欧洲人(1984背景)005

.

.

  第二天,John Watson在和平部看见了Sherlock Holmes。

  这很令人意外,因为Sherlock Holmes看起来真的不像个党员——他不穿制服,也不穿军装。他穿着黑色风衣,看起来就像群众的样式,但又笔挺、修身,与寻常群众身上大衣松松垮垮皱皱巴巴的模样不同。这身装扮在和平部——事实上——在任何一个部门都惹眼极了。无论他是不是群众,但总之不像个党员。可从Lestrade和其它长期驻守伦敦和平部的人对此人的尊敬态度看来,他不但是个党员,而且绝对正统。

  见鬼的正统。

  “他...

在泡进黑牛奶之前,鸡蛋黄是金色的!

我好奇地问他们:“你们是怎么从琐碎的日常生活中找到如此伟大的东西的?”

《生活之奴》费尔南多•佩索阿

生活之奴
费尔南多•佩索阿

  一切事物的单调包围着我,就像我进了监狱。而今天是我狱中岁月中的一天。不过,那种单调只是我自己的单调。其实,每一张即便是昨天与我们相逢的人面,在今天也有了完全不同之处,因为今天不是昨天。每一天都是特定的一天,世界上永远不会有另外的一天与之相似。只有在心灵中,才会有绝对的同一(尽管是一种虚假的同一),使很多事物与很多事物相类聚并且被简化。世界是由海角和尖峰组成的,我们的弱视症使我们只能看到四处弥漫的薄薄的迷雾而已。
  我希望能够远走,逃离我的所知,逃离我的所有,逃离我的所爱。我想要出发,不是去飘渺幻境中的西印度,不是去远离其他南大陆的巨大海岛,我...

  尼德克拉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他知道自己是个虚无的怪物。
  他试着等待戈多,可是他没有足够的耐心。
  他到处闯荡,一个不速之客,到哪里都格格不入。
  他不被任何人接受。
  他不属于任何人。
  他不来自任何地方。
  除了他自己。
  可他是一片虚无。

说起来我们家拉尔今天突然缩进被子里面嚎啕大哭怎么安抚都停不下来……
导致了今天我全天的面无表情,处于人机状态,因为谁都顾不及出来看看。
然后今天……身体竟然运动得更多了?
因为两个快递一个水部都在一个地点来回跑了三次……是因为脑子都在我们身上吗【认真思考】

1 / 12

© 听海潮 | Powered by LOFTER